江歌母亲起诉刘鑫 刘鑫拒收起诉书后法院公告送达


截至发稿,美方未对此事件进行回应。但这批口罩的生产商3M公司则出面反驳,“现在没有证据证明3M的口罩是被‘劫走’了。柏林那笔给警队的订单,3M这里也没有记录。”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目前,已经有不少美国民众通过网络自发组织并参与“让克罗泽尔复职”的联署活动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,“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,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——舰员。”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(3月27日)透露的消息称,“罗斯福”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,“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%以上”。但讽刺的是,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“糟糕的判断力”。

首先,这是对克罗泽尔“泄密”的惩戒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。比如,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,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,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。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,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,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。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,“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”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”。莫德利的表态说明,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“泄密”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。撤换舰长,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。

德国联邦参议院参议员安德烈亚斯?盖塞尔(Andreas Geisel)指责美方的行为简直是“当代海盗”。他认为德国政府应该呼吁美国遵循国际贸易准则。“不能这么对待盟友,即便是在这场全球危机中,也不能采用这种‘西部狂野’的方式。”值得一提,德国也曾被曝曾截扣多国物资。3月中旬,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海关还曾以“非法出口”为由,扣下出口美国的一批口罩。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

因上月20日接触一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,默克尔22日开始居家隔离。隔离后,默克尔先后3次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。

截至目前,据约翰?霍普金斯大学数据,德国累计确诊91159例,确诊数全球第四,且存在医疗物资短缺现象。德国《每日镜报》透露,柏林市消防队不得不使用过期的防护装备。

最后,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,因此需要以儆效尤,避免重蹈覆辙。“罗斯福”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,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。在美海军高层看来,暴露航母上的疫情,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,反而可能“危及”军队战斗力。